3個人一起上前毆打記者
紅色示意打人者

醫院診斷證明為腦外傷
  3月26日下午,連雲港市新浦區浦南鎮半灘村村民朱志祥夫婦前往該鎮城鄉統籌指揮部解決問題之時,遭到浦南鎮副鎮長張傳紅等多名工作人員粗暴對待,其中朱志祥妻子的衣服袖子直接撕壞。更為惡劣的是,現場採訪的兩家媒體記者竟然遭到3名男子毆打。記者事後得知,施暴者毆打記者的理由竟然是,看不慣記者只幫助老百姓,而不幫助領導幹部說話。
  記者偶遇副鎮長粗暴對待上訪村民
  3月26日下午4點左右,記者與另外兩名同行驅車前往新浦區浦南鎮城鄉統籌指揮部瞭解浦南城鄉建設情況。就在記者在辦公室等待時,突然指揮部院內出現一陣吵鬧聲。記者循聲見院子西南角多人聚在一起,其中一名中年女子坐在一輛轎車前面,左邊整個衣袖全部被撕爛。一位圍觀者告訴記者,該女子與其丈夫因為兒子被城管隊員打傷來找副鎮長張傳紅解決問題,沒想到發生爭執。
  記者瞭解後得知,今年1月3日,浦南鎮半灘村村民朱志祥因為家中蓋房子,兒子被浦南鎮城管隊員打傷,此事歸分管城管工作的浦南鎮副鎮長張傳紅所管。然而,“從兒子1月3日被打到今天,我們一家人往返指揮部和浦南鎮政府不下百次,都是無果而終。”
  26日上午9點多鐘,朱志祥再次找到張傳紅,張傳紅卻將他們夫妻兩人往外推,朱志祥的妻子在阻止推搡時,衣服袖子被張傳紅等幾名工作人員扯壞。記者趕到現場時,張傳紅甚至衝著朱志祥夫婦揚言,讓人將擋在車前的朱志祥妻子扔出去。
  新浦區機關作風建設十二條禁令指出,嚴禁刁難群眾,不讓群眾跑冤枉路。“這樣的禁令怎麼在張鎮長這裡成了擺設?!”朱志祥氣憤地說。
  3男子為給“鎮長解圍”突然圍攻記者
  隨後,記者想到張傳紅辦公室瞭解詳情。張傳紅卻快步從辦公室出來後上了一輛車準備離開現場。見此,一名群眾上前想攔住車,本報記者同時也上前表明身份。就在此刻,本報記者與兩位同行聞到張傳紅身上散髮一股酒味,便問:“張鎮長,你是不是喝酒了?”張傳紅經記者一問,立刻閉口轉身離開。
  見張傳紅要離開現場,朱志祥追了上去,堅持要為自己的事情討說法。張傳紅只好在指揮部大院內奔跑,多次企圖乘車離開。就這樣僵持10分鐘左右,一個戴著鴨舌帽的男子大罵:“哪裡來的x記者,連領導幹部都敢攔。”
  這時,有三名男子突然將本報記者圍住,並用拳頭朝記者身上打。本報記者只好往後退,當退至花壇綠化帶上無路可退時,其中一個高個子男子乘記者不備,一拳打在記者右側太陽穴上,記者頓時感覺一陣眩暈。
  隨後,這三名打人者發現現代快報王記者在用手機拍攝時,他們又奔向快報王記者,有一人還將王記者的手機搶走。在王記者聲明身份後,搶走他手機的人才將手機歸還。
  就在三名男子對記者圍攻的時候,張傳紅趁亂離開了現場。
  因“看不慣只幫助老百姓”才打記者
  從浦南鎮城鄉統籌指揮部出來後,記者一行隨即趕到新浦區政府辦。在新浦區宣傳部的協調下,一個小時左右,浦南鎮黨委書記楊汝勇趕到新浦區政府。就張傳紅喝酒一事,楊汝勇稱,經自己多次電話與張傳紅確認,張稱自己當天確實沒有喝酒,之所以身上有酒味,是因為自己前一天晚上喝了一斤多白酒,第二天酒氣沒有消除。
  記者建議讓張傳紅到醫院進行酒精檢測。不過,楊汝勇卻反問記者,“你們沒有堅持讓張傳紅去酒精檢測啊?”言下之意,記者們不要求,他們就不會去做鑒定。
  在事發3個多小時之後,本報記者來到連雲港市第一人民院對頭部做了CT檢查,診斷書顯示:頭部外傷。那麼,在浦南鎮城鄉統籌指揮部大院內毆打記者的3個男子究竟是什麼身份?楊汝勇對記者所錄的現場視頻進行辨認,確認圍攻江南時報記者的三名男子,其中有兩人是指揮部工作人員,另外一人則是當地的一名包工頭。至於這3個人為啥毆打記者,楊汝勇的回答讓記者頗感意外。楊汝勇告訴記者,經過他瞭解,這三個人覺得記者們在現場只幫助老百姓,看不慣才動的手。
  情況說明並未得到記者認同
  昨天上午10點,記者一行再次來到浦南鎮城鄉統籌指揮部。對於張傳紅事發當天中午是否飲酒,楊汝勇表示,當晚他當著新浦區宣傳部副部長的面將張傳紅叫到跟前,經現場檢查,在面對面時,楊汝勇確實聞到張傳紅口中有酒味。
  昨天記者還得到一份“3月26日下午發生在指揮部事件”情況說明顯示:3月26日下午朱志祥一家大叫“張傳紅打人”並攔截指揮部工作車輛,就在這個時候驚動了來訪記者,因朱志祥家屬獃在車裡,來指揮部辦事的人員勸說其下車過程中不小心致其外套破損。此時記者在未表明身份的情況下,也加入衝突中,並責問張傳紅事情緣由,張傳紅急需到工地現場處理事務,沒有理會,造成了不必要的誤會。然而,見證真相的本報記者對此份聲明並不認同,這完全是不顧事實。
  昨天中午,連雲港市公安局新浦分局浦南派出所介入“3·26毆打記者事件”。警方表示將對此事進行一步調查。(江南時報記者 童金德)
  快評

  莫讓百姓有“單相思”之痛
  前有“為黨說話還是為老百姓說話”,今有“看不慣記者只幫老百姓說話”,這似曾相識如出一轍的話語再一次刺痛了我們的耳朵。而對當事的百姓來說,刺痛的又豈止是耳朵?
  老百姓遇到問題,尤其是遇到依自己的力量解決不了的問題,他或她首先想到的是找政府,找父母官,他們把政府以及政府里的領導當天當地當依靠,卻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竟會是“單相思”。
  單相思之痛,猶如“剃頭挑子一頭熱”,用時髦的話說,就是我愛你與你無關。果真無關,也就罷了。讓百姓們難過的是,“為人民服務”是你們掛在嘴邊的情話,真要拿你當肩膀時,你不僅不讓靠,還甚或翻臉不認人,這情何以堪?
  政府的權力是人民賦予,她的使命更是代表人民的利益。作為政府代表的政府官員,只有全心全意愛民的權力,絕沒有霸道無情,甚至向“幫百姓說話”的記者動手的權力。
  和諧社會,當是政府與百姓的兩情相悅。善意提醒那些不再愛民的官員,誰讓百姓“單相思”,誰踐踏了百姓的情感,誰就終將被拋棄!(來源:江南時報)
創作者介紹

舊屋整修

mj43mjuk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